监督“收骨”信托的“坏小子” 大盘股有哪些

股票资讯  2021-02-16 20:03:57

忘记不规范有多难?

2020年,信托公司似乎在反复验证这件事。这个资产管理领域的“坏小子”要思考如何改变。

十年来,信托公司抓住机遇,为房地产行业和地方基础设施建设提供融资,为国内高净值客户带来了十年8%至12%的年化稳定回报的理财产品。

但正是因为对非标准产品的依赖,信托公司才被贴上了“只卖非标准产品”、“不懂理财,不培养合格投资者”的标签。

事实上,不仅有信托公司在转型的道路上苦苦挣扎,还有信托投资者甚至整个理财市场。

长期购买信托产品的投资人莉莉(化名)与记者分享了自己的经历:“最大的感受是这两年闭着眼睛再也买不到信托产品了,开始研究抵押物等资产的资格。”

“关于信托公司的转型应该做些什么,已经说了很多,但转型的新方向是否能够足够贴近市场,并得到投资者的信任,是关系到信托公司生存的一个大问题。”某信托公司财富管理部负责人说了这话后陷入了沉思。

1“闭眼买信托”一去不复返

投资人莉莉买了十年左右的信托产品,这两年开始特别注意挑选产品。很辛苦,但是很“细心”。她感叹道,“我再也不能闭着眼睛买信托产品了,我已经开始研究抵押物等资产的资格了。”

莉莉告诉记者,她今年差点踩到一个信托产品。该产品最初于9月到期,但由于金融家资金突然短缺而推迟。幸运的是,抵押品处置后,10月份收回了本金和利息。

其实从市场来看,优质非标产品的稀缺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今年以来,“低收益”、“抢额度”等新闻层出不穷。

过去,随着房地产行业和地方基础设施建设的融资需求,信托公司抓住机遇,创造了两种融资信托产品。在这个过程中,也为国内高净值客户带来了十年每年8%-12%的稳定回报的理财产品。

在业内人士看来,这是特定历史背景下中国市场特有的金融产品。但在国家“房无投机”的政策和疫情后宽松货币政策的背景下,固定收益信托的收益率大幅下降。

从整个信托业来看,也处于下行周期,面临转型压力。

中国社会科学院金融研究所金融风险与金融监管研究室袁增亭在接受《国际金融新闻》采访时表示,信托行业的规模收缩始于2018年第一季度,进入典型的衰退周期。这主要是由于监管的加强,其次是宏观经济和金融形势的影响。到今年年底,信托规模连续三年下滑。

“目前,相关风险尚未完全清除。比如去年上半年渠道和房地产业务依然有所反弹,监管压力下降直到去年下半年才发生。宏观形势尚未稳定,当前主流预计将是一个长期停滞期。”袁增亭说。

中国信托协会公布的数据也证实了行业规模持续下降的现状。今年第三季度末,行业管理类信托资产规模同比下降5.16%,季末余额较上季度末持续减少,但业务结构持续改善,投资信托业务扩张明显增加。

投资业务增加的另一个意义是有望降低不良率。功能信托分析师廖在接受《国际金融新闻》采访时表示,未来几个季度的风险数据预计将达到历史极值,然后逐渐下降。风险清理后,整个信托业将进入更加稳定的发展状态。

“预计目前的不良率尚未触及行业红线。延期贷款、续贷、处置资产都是降低不良水平的手段。”廖进一步指出,传统非标业务的缺陷已经在上面,后续还会有一段困难时期。但可以预见,随着投资业务的改善,后续的不良率会逐渐下降。

2“卖方尽职调查”统一标准缺失

在这场背信弃义的浪潮中,莉莉无疑是“幸运”的。

回想起第一次得知产品逾期的时候,她说很着急,要等抵押物处理掉。

然而,项目抵押品的处置也是一个“困难”的过程。莉莉告诉记者,以商业地产为主的抵押物拍卖并不容易,已经经历了两次拍卖。在此期间,也有机会大打折扣,但这必然会导致投资者无法全额返还本金和利息。与信托公司沟通后,该计划最终被否决。

“抵押物是分批处理的。幸运的是,没有处置的抵押物在出售前已经出租,也可以收取租金。租金收益率为6%,在一定程度上保证了信托项目存续期间的利息。来源。”Lily进一步指出,所有抵押物最终都在今年9月份处置完毕。在整个过程中,信托经理一直在与投资者实时沟通最新进展,这也让我们更加放心。

据记者采访,信托公司可以利用司法程序、公证强制执行、商业仲裁等手段应对风险。

在打破监管要求的背景下,信托行业的保险项目越来越多,涉及的金额也越来越大。九届全国人大会议纪要等司法文件的公布,也为投资者维权提供了一定的法律依据,因此投资者选择通过法律手段维权的情况逐渐增多。

从相关维权案例的过程和结果来看,是否能充分体现“卖方负责,买方自负”?

信托法研究员陆剑锋在接受《国际金融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从相关维权案件的过程和结果来看,司法裁判的尺度并不统一。这可能与信托法在我国除行业内普遍使用,其他应用领域较少,司法领域信托纠纷案件不多有关。

陆剑锋承认,许多基层法院对信托产品所涉及的法律关系没有深刻的理解。尤其是对“卖方尽职调查”的标准缺乏统一清晰的认识。

“但好消息是,也有很多高水平的法院,有很多高质量的裁判文书。”陆剑锋表示,在九届人大会议纪要已经生效的背景下,相信未来的判决结果会更加公正,更好地体现“卖方负责,买方负责”的原则。

那么,信托公司在维权过程中是否积极参与合作,维护投资者利益呢?

对此,陆剑锋告诉记者,从从信托下的融资人或交易对手处收回信托财产的角度来看,信托公司一般都是主动、及时地与投资者合作的。

“一个常见的现象是,如果涉及诉讼,当投资者要求追究信托公司的受托责任,或者主张信托公司未依法履行受托责任,要求承担赔偿责任时,信托公司是在考虑自身形象或者经济利益。很难积极配合,维护投资者利益。”陆剑锋补充说,这可以从信托公司在许多案件中作为被告的辩护角度来看。“当然,我们也注意到,很多信托公司会在项目风险发生后,直接或间接主动解决项目的支付问题,以确保投资者的利益不受损害”。

3理财机构“生死之争”

“我不明白为什么很多信誉好的信托公司在不久的将来会暴露出这么多风险。我以前买过他们的产品。”莉莉动情地说。

事实上,中国的财富管理行业一直处于喜忧参半的状态。今年对财富管理行业来说是特殊的一年。一方面,市场的波动越来越大,风险项目有增加的趋势。另一方面,受一些极端情况的影响,一些机构甚至面临生存的关键时刻。基本上可以用“清理、转换、迭代”来描述。

那么,信托公司作为正规的持牌金融机构,能否顺利度过“寒冬”?

中国北方某信托公司财富管理部负责人王鹏(化名)在接受《国际金融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目前的形势虽然略显严峻,但还没有达到悲观的程度。对于那些在财富管理领域还能“杀人”,甚至希望进入下一阶段的机构,需要找到自己的商业模式,然后在正式授权的基础上拥有相对完整的价值链。

"最终目标是在这个市场上独立生存."王鹏强调。

一位信托经理曾告诉记者,在过去,当有大量非标准产品时,每个信托公司根本不需要担心客户,只需要负责销售产品。但如果这种情况持续太久,必然会陷入“完全废武”的状态,对市场的整体把握和资产配置的相关概念会比较生疏。

对此,王鹏告诉记者,资产配置并不是一个新概念,而是在过去优质非标产品供给旺盛时被忽略了。现在,是信托特种部队习惯了非标产品,重新拾起十八般武艺的时候了。不过,他也承认,可能还需要三五年。

信托公司在资产配置上应该克服哪些困难?

关于这个问题,王鹏指出,信托公司的客户一直在追求稳定。在非标准产品越来越少的情况下,大家其实都在探索是否可以通过资产配置来赋能信托产品,在客户财富管理的过程中还能起到压舱石的作用。

总的来说,信托公司要想在未来正规的持牌理财机构中脱颖而出,关键是要坚持自己的优势,根据形势的变化,在业务模式和机制上找到“杀手”。

4投资者身份是基础

“我现在对投资很迷茫,干脆把到期的信托产品的本金和利息投入房地产。”Lily说看了信托产品,平均年化预期收益率在6%到7%左右,与往年接近10%以上的收益率相差甚远,当时不用担心风险。

莉莉的话也道出了目前集体信托市场的真实状态。随着整体收益率的下降,投资者害怕再也找不到平均年化收益率超过10%的快感,找不到房地产、基础设施等高收益产品“大行其道”时优质房贷担保的安全感。

“信托公司的转型应该做什么已经说了很多,但是新的转型方向能否足够贴近市场,获得投资者的信任,是关系到信托公司生存的一个大问题。”说着说着,王鹏陷入了沉思。

记者观察到,在信托公司面临转型压力的同时,今年以来,行业内的一些极端风险事件导致许多信托投资者陷入焦虑,即使是正常回报的投资者也不可避免地“担心”——他们担心在环境面临不确定性的任何时候,他们购买的产品都可能“异常”。

在资深信托业观察人士李明(化名)看来,抛开违约后对一些项目的“抱怨”,从交易对手的角度来看,信托公司仍然是市场上除银行融资之外最可靠的选择。

李明进一步指出,在信贷风险频发的情况下,“踩雷”和处理风险项目对任何机构来说都是必然的。但信托业的特点是不会因为违约而消失。总的来说,即使时间长,也基本上能找到解决办法。“除了信托公司本身及其背景外,信托法、银监会监管等制度因素也是有力支撑”。

另一方面,需要注意的是,信托行业面临新一轮收缩,管理规模正在加速下滑。

“当然,如果违约情况持续,投资者可能会考虑适当收缩信托产品的投资比例。”李明坦言,在信托公司转型过程中,信托投资者也在经历着深刻的转型。任何时候,投资者的认可永远是信托公司会展业的基础。

王鹏告诉记者,没有客户群体的支持,转型就无法成功。换句话说,如果不能做好风险识别和客户承受能力的匹配,跟上市场的变化,就很难避免客户的快速流失。

"因此,正确引导客户也是我们当前的工作内容之一."王鹏进一步表示,新经济领域的配置可以在承担适当风险的基础上进行,预计未来会产生超额收益。

5服务实体经济“重启”

“据说信托公司是资产管理领域的坏孩子。信托公司只靠非标产品,完全不懂理财。真的是这样吗?”一些投资者疑惑地问记者。

通过梳理信托业的历史,我们可以发现,过去的成就与服务改革开放和实体经济的发展密不可分,也得益于居民财富增长的背景。

最新数据显示,今年第二季度以来,中国经济逐步走出低谷,继续复苏。在此背景下,信托业按照“六稳”、“六保”的要求,综合运用贷款、债券投资、资产证券化等手段。积极应对基础设施投资、企业恢复生产和消费补充的融资需求,加大对实体经济中民营企业、中小企业和个体户的金融支持,有效引导更多资金进入实体经济

截至第三季度末,信托资金投入工商企业的比例仍居首位。据中国保监会统计,第三季度末,信托业在实体经济(不含房地产)中直接投入的信托资产余额达到13.14万亿元,占信托资产余额总额的62.97%,其中小微企业投入的信托资产余额为2.41万亿元。

但毫无疑问,这几年的快速发展也给行业带来了浮躁的氛围。

不开明,不守纪律,不负责...银监会对信托业存在的突出问题发出了严厉的“批评”。12月8日,银监会党委委员、副主席黄宏在2020年中国信托业年会上直言不讳地指出,信托业主观惰性,缺乏转型发展的积极性和主动性,过分强调转型面临的困难和障碍,仍然对通过简单的影子银行业务和渠道业务盈利存在路径依赖和幻想,主要是提供同质和低端的信托产品,缺乏通过创新产品和服务促进信托财产稳定升值的内生动力。

"严格监管是为了行业的更好发展."李明告诉记者,信托公司的现状不应该被动地遵守相关新规定的要求,而应该积极地感受和适应市场或经济发展的变化。从长远来看,这一点意义重大,可以实现包括前台、中后台建设、运营管理、客户服务在内的全面提升。

廖何开认为,信托公司的转型更有可能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传统的非标业务不会被完全抛弃,而是不再被视为最重要的方向,规模得到控制。如果细化到公司层面,每个公司转型的时间和进度可能会因为自身的差异而明显不同。

信托公司是时候改变“坏男孩”的形象了。新的一年即将到来,我们期待信托行业在转型的阵痛中重生。


以上就是监督“收骨”信托的“坏小子”大盘股有哪些的全部内容了,喜欢我们网站的可以继续关注会博股票网其他的资讯!

相关推荐

股权持有的操作实务及法律风险分析
代持股权,又称委托持股、沉默投资或虚假出资,是指实际投资人(沉默股东)与名义持有人(明显股东)之间的约定,代为履行以代理持有人名...
受中美贸易摩擦影响,金莱特终止收购中建城建
5月28日,资本报讯,金莱特(002723.SZ)发布终止重大资产重组公告。根据公告,2018年12月25日和2019年1月24...
青岛银行IPO网上成功率为0.2060226662%
1月7日,首都新闻青岛银行(002948)发布A股网上申购情况及中标率公告。公告显示,青岛银行IPO新股编号超过4.5亿股,发行...
始于华住:为何能从火车站前的酒店成长为百亿美金
8月28日,有爆料称,华住集团旗下一家连锁酒店的用户数据在暗网出售。从卖家发布的内容来看,数据包括华住旗下的汉庭、美爵、喜悦、漫...
PacificEquity2017年次级债券本息兑付及退市(二期)
4月19日,首创获悉,太平洋证券(601099.SH)近日公告,太平洋证券股份有限公司于2017年4月24日非公开发行次级债券(...
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投票通过了关于第十四个五年计划和2035年长期目标纲要的决议
十三届全国人大四次会议表决通过了《关于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四个五年规划和2035年远景目标纲要的决议》。...
【重点】风险事件不是分散的。基金逆势下注,看涨黄金!
上周最后一个交易日,由于美国经济数据好转,显示出经济基本面的回弹力,美元指数被提振至98关口;此外,在外部,由于特朗普取消了对进...
上市银行6万亿贷款流量:个人房贷占比25%,信用卡增速放缓
在个人贷款中,住房抵押贷款约占60%,是银行信贷的一大部分。消费贷款和信用卡业务增长放缓,而个人商业贷款增加。随着2019年a股...
实施外商投资法推进新一轮高水平对外开放
今年3月15日,十三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审议通过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外商投资法》,将于2020年1月1日起施行。在习近平建设有中国特...

友情链接